Scan me!
活动日历
展览

擦肩而过—历史、故事、人类之探

2015.06.14 - 08.16 已结束
关于展览

OCAT上海馆荣幸地宣布,展览《擦肩而过-历史、故事、人类之探》将于2015年6月13日开幕。本展览将由OCAT上海馆主办,上海非盈利艺术机构Arthub协办。

展览关注于艺术家在塑造及重塑集体视觉记忆时所扮演的角色,产生新神话的背后机制,以及录像剪辑时间线作为主体超越时间循环或其线性阐释的方式。展览将以旅行路线的方式呈现,设计成一条将历史和虚构重现微妙重叠的小路,向过去的时光索还它们遗留在当下的影像,并将之与挪用的矛盾叙述叠复在一起。

本次展览旨在探索神话学的过程,因此并未过多沉浸于历史,或对影像挪用的对错进行臆测判断。由现实和无形世界的间隙所形成的集体叙事,倚赖我们对未知的敬畏和着迷而存在;一如观影体验,集体叙事让人联想起时间。

展览中的部分作品通过对过去资料影像的借用而产生新的叙事,其余则给予那些特殊的历史时刻——被语境生产的集体记忆所忽视的时刻——以全新的视觉辨识。

作为策略的缓慢

“如若打发时间,不如将其请入。打发时间(消磨、浪费):赌徒。时间从其每一个毛孔中溢出;电池般储存时间:游手好闲者。最后,第三类:等待之人。吸收时间并用于形式的期待。”——瓦尔特·本雅明,《拱廊街计划》

旅行是塑造神话的基石之一。展览设定的观看路线模仿了过境的动态,起止于两组带有模拟时代叙述风格的作品。托马斯·苏文(Thomas Sauvin)的作品是一组从北京回收站里捡来的摄影胶片,其中记录了“文革”中北京的珍贵影像。大量的胶片展示了令人诧异的内容——公共浴室,反应了当时北京人亲密无间的日常生活。通过胶片,我们似乎穿越到那个年代,窥视照片中那些无名人士最隐秘的一刻。埃里克·波德莱尔(Eric Baudelaire)的作品《远征记》(Anabasis)则探索了个人意象的缺失。作品很大程度上受到日本《风景论》(Fukeiron)的启发,讲述了“日本赤军”的领导人及其女儿逃亡的故事。艺术家通过剪辑,将东京和贝鲁特的即时全景照片,与纪录片、电视及电影的片段交织在一起。无论托马斯·苏文的图像堆积,或是埃里克·波德莱尔自我视觉再现的缺失,作品都成功揭示了超越个人叙述而存在的社会结构和权力机制。两件作品以乌洛波洛斯式(衔尾蛇)的连续性所勾联,将展览动线转换成一条循环的路径。

在两位“守门人”作品间的通道两侧,铺陈了另一组讲述人的作品——雅图·巴拉达(Yto Barrada),若昂·佩纳尔瓦(João Penalva),何子彦(Ho Tzu Nyen),约翰·安康法(John Akomfrah)——这些作品需要被认真观看。一旦适应了其中的电影时间,作品对于时间性的艺术重构便可让我们明确当下的时刻,将心灵从自我精神的时间旅行中重新释放。

日常生活的快节奏,短时间内做出大量决定,这些都让我们感到超负荷,造成注意力的不断降低。因此,展览希望成为一次让观众感受放松的邀请。在展览中,缓慢将作为一个关键的媒介,增加我们对于时间和空间的体验感,并帮助我们对构成当下的多个层面——时间、历史及状态——解码。

古老和散失的影像作为一种媒介,是当代艺术家的调色盘上可用的工具之一。影像不仅可以被迁移出来授以新的应用,还可以改变原来的意义。这是雅图·巴拉达在作品《Hand-me-downs》中选择的语言。艺术家通过旧货市场里找到的陌生人的家庭录像,以及五十年前拍摄的摩洛哥纪录片,对其家族史进行了研究和解析。若昂·佩纳尔瓦和何子彦则用作品让我们和神话相遇。那些被我们忽视而神秘的信息,恰恰是制造神话最重要的材料,在艺术领域内被有意的形象化。若昂·佩纳尔瓦用镜像成功迷惑了观众,《Kitsune》和《The Roar of Lions》表达了我们在跨文化中的偏见和成见,并揭示了我们对于异域现状和不同历史事件所形成的异域化的方式。何子彦的作品迫使我们接触到那些唤起自我内心的过去之物,那些“握有未现世界的碎片并等待冲破而出”的事物。

约翰·安康法的作品是不在场案例的回归。艺术家通过影像和媒介手段,开放地探讨了非洲裔英国人的身份问题及他们的流离失所。《Peripeteia》的开篇是丢勒(Albrecht Dürer)的两幅素描作品:《一个黑鬼的头》(Head of a Negro Man, 1508)和《摩尔族女子卡特里纳的肖像》(Portrait of the Moorish Woman Katharina,1520)。由此,艺术家引发出了一段虚构的叙事结构,将这两幅肖像画从“迷失的历史”中拯救出来。

在《九缪斯》(Nine Muses)中,艺术家将档案文献和原始场景剪辑在一起,构成了九段重叠的乐章。对于战后英国的大规模移民史,九段乐章通过荷马史诗的暗示性镜头,共同构成了一种程式化和另类的复述。

所有作品都将以预先设定的时间点播放,以此为观众提供多次参观展览的机会,让观众提前规划观看特定的作品。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鼓励观众和作品互相交融,尊重录像作品的完整性,并在一种轻松舒适的氛围下进行影像体验。

展览现场